yobo体育app官方下载

红都瑞金——扬苏区精神 谱英雄赞歌

发布日期:2021-03-22 浏览量:

图①:瑞金沙洲坝红井旧址。

本报记者 王 丹摄

图②: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址内景。

本报记者 朱 磊摄

图③:游客在叶坪革命旧址群参观毛泽东同志旧居。

杨友明摄(人民视觉)

1931年11月,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叶坪召开。走进红都瑞金,所有人都会被那段可歌可泣的红色历史所震撼。

2019年5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江西时指出,要深刻认识红色政权来之不易、新中国来之不易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之不易。

敢教日月换新天

1927年,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迅猛发展,使得蒋介石南京政府加紧对井冈山的“会剿”。1929年1月,为了打破困局,毛泽东主持召开柏露会议,作出红四军主力下山,红五军和红四军余部留守井冈山的决定。

1929年1月14日,毛泽东、朱德、陈毅等率红四军主力3600多人离开了井冈山根据地,踏上了转战赣南的艰难行程。

红四军主力下山后,连连遭到敌军的围追堵截,先后在赣南大庾(今大余)、寻邬(今寻乌)等地与敌军反复周旋一月余,直到农历除夕抵达瑞金城北30公里的一个小山村——大柏地,决定利用这里南北长约10里的峡谷打一个伏击战。

“当年鏖战急,弹洞前村壁”。如今再回到大柏地前村(原名杏坑村),一幢百余年历史的民房墙壁上,激战的弹痕依旧清晰可见。

大柏地之战,红四军取得了离开井冈山以来的第一个重大胜利,彻底打垮了尾追多日的国民党军,在瑞金站稳了脚跟,被陈毅称之为“红军成立以来最有荣誉之战争”。

1930年秋到1931年秋,蒋介石调动全国的反革命军事力量,开始了对红军的三次“围剿”。

“七百里驱十五日,赣水苍茫闽山碧,横扫千军如卷席。” 敌人来势汹汹,我军巧妙应之。红军在毛泽东、朱德的指挥下,三次“诱敌深入”,粉碎了敌人的“长驱直入”和“步步为营”,痛快淋漓地打破了三次“围剿”。

反“围剿”胜利后,主力红军南移至瑞金一带,拔除了许多地主武装盘踞的“土围子”。其间,又攻占了会昌、寻邬等县城,使赣南、闽西根据地连成一片,形成了以瑞金为中心的中央革命根据地。

1931年11月7日至20日,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召开,宣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。

这里是许多个“第一”的诞生地:第一个全国性红色政权在这里创建,第一部宪法大纲在这里颁布……

苏区精神传天下

在叶坪中共苏区中央局旧址所在地,陈列着一张珍贵的照片。那是1931年11月“一苏大”召开时,中央局7位委员的合影。他们衣着简朴,眼神坚定。

走进“一苏大”会场叶坪谢氏宗祠,可以看见厅堂两厢被木板隔出15个小房间,这就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办公场所。每个十来平方米的小房间,便是一个部委的办公室。可就在这么简陋的条件下,苏区干部艰苦奋斗,积极开展工作。

苏区建立了乡、区、县临时性的政权机构——革命委员会,实行工农兵代表大会制度;先后颁布包括宪法大纲、行政法规、刑法、民法等在内的120多部法律、法令;重视文化教育发展,创办马克思共产主义学校等教育机构,创办《红色中华》等报纸杂志……

为严明法纪,1933年12月,临时中央政府颁布了《关于惩治贪污浪费行为》的训令,这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颁布的第一部反腐败法令。据统计,仅在中央机关就严厉查办了贪污分子共42人。当时中央审计委员会在总结节省运动的审计报告中写道:“我们可以夸耀着,只有苏维埃是空前的真正的廉洁政府。”

1933年4月,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从瑞金叶坪搬迁到沙洲坝村,毛泽东在这里居住期间,开展了长冈乡和才溪乡的调查,先后写下了《必须注意经济工作》《关心群众生活,注意工作方法》等著作,提出“要使广大群众认识我们是代表他们的利益的,是和他们呼吸相通的”。

“哎呀嘞……苏区干部好作风,自带干粮去办公……”叶坪景区讲解员黄露芬是客家妹子,开嗓唱起客家的山歌,清亮的声音悦耳动听。这是一首当时广为传诵的红色歌谣,反映了苏区干群鱼水相依的深厚情谊。

中央苏区发展到鼎盛时期,辖有江西、福建、闽赣、粤赣等4个省级苏维埃政权,60个县级苏维埃政权,总面积8.4万平方千米,总人口453万人,党员总数超过13万人,红军总人数12万余人……

这里是一片希望的热土。毛主席曾经在“二苏大”会上这样总结,“谁要跑到我们苏区来看一看,那就立刻看见是一个自由光明的新天地。”

为有牺牲多壮志

1933年3月,周恩来、朱德等运用和发展以往反“围剿”的成功经验,从实际出发,取得了第四次反“围剿”的胜利。国民党反动派四次“围剿”都未得逞,1933年9月,蒋介石任总司令,调集100万军队,向根据地发动疯狂的第五次“围剿”。

中央苏区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败,苏区范围日益缩小。1934年4月下旬,会昌筠门岭、广昌相继失守,中央苏区的南北大门门户洞开,红军在内线打破第五次“围剿”的希望日趋渺茫,不得不决定开始长征。

9月29日,张闻天在《红色中华》上发表《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》的重要文章,指出红军必要时应当“突破封锁线转移地区”作战。

10月10日晚,中央红军开始实行战略转移。中共中央、中革军委机关也由瑞金出发,向集结地域开进。10月16日,各部队在雩都河以北地区集结完毕。从17日开始,中央红军主力五个军团及中央、军委机关和直属部队共8.6万余人,踏上战略转移的征途,开始了著名的长征。

在扩红运动中,赣南苏区到处涌现母送子、妻送郎、兄弟相争上战场的动人场景,赣南人民不仅送出了最优秀的儿女,还节衣缩食,节省每一块铜板支援革命。据统计,中央红军长征前,瑞金人民一共认购革命战争公债和经济建设公债78万元,支援粮食25万担,捐献银器22万两,连同存在苏维埃国家银行瑞金支行的2600万银元,全部奉献给了中国革命……

当年仅24万人口的瑞金,一共有11.3万人参军参战,5万多人为革命捐躯,其中1.08万人牺牲在红军长征途中。在瑞金,留下姓名的烈士有17166名。

叶坪的红军广场,一片静谧肃穆,眼前高耸的红军烈士纪念塔,状如炮弹,镶满小石块。塔的正前方地面上用煤渣铺写着“踏着先烈血迹前进”8个苍劲大字。

如今,瑞金每年要迎来几十万游客。2017年夏天,一位福建老人在他儿子的陪同下,来到叶坪红军广场参观。听闻纪念塔中唯一完整的“烈”字,是一位大娘冒着生命危险抬回家中给保护起来,只为纪念像小儿子一样在战场壮烈牺牲的烈士时,老人老泪纵横。原来,老人的父亲也是牺牲在长征途中的革命烈士。

《 人民日报 》( 2021年01月28日 第 06 版)

Baidu
sogou